当前位置:主页>搬家新闻>

租客竟也成“租奴”
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谁是租奴?“每月收入在1000—3000元之间;无房产且未来五年内买不起房;每个月生活成本占总工资收入比例的3/4,或房租一项占工资比例的1/2;为了省钱,居住环境很一般;为了较好的居住环境,节衣缩食付房租。”这是网上广为流传的“租奴”认定标准。

“租奴”一词满带着辛酸和无奈,真实反映了大学毕业生目前工资收入和住房支出严重不平衡的现状。他们或者牺牲生活环境,忍受着“奴隶般”的住宿条件,或者花费1/2以上的工资住着舒适的花园小区房,却因此背上沉重的“经济枷锁”,如同“奴隶般”地生活。记者调查显示,大多数租客只能接受500元以下的月租金。

四年中搬了七次家的租房人

“好多专家说买房不如租房,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租房子的经历一样是血泪史。”陈可2004年大学毕业后来到杭州,一直租房子住,四年中她换了七次住处,她说现在患上了搬家恐惧症。

“搬七次家,原因基本上都是房东要收回房子。”陈小姐说自己听到搬家就头皮发紧。最长的居住时间是一年,最短的才住了三个月,就因房东把房子卖了而不得不搬家。她说,“国外有谚语说‘搬三次家等于着一次火’,我已经着火两次半了,一点家当基本上在‘搬家’中烧光了。”

陈小姐算了一笔账,每次搬家费用在200元左右,七次搬家就花了约1400元,平均每次搬家要付给中介一个月的中介费,七次就是七个月,差不多总共付了1万元。光看得着的搬家成本就是11400元,还没算到处看房子的车马费、跑中介浪费的时间、搬家入住花去的精力。

“真是筋疲力尽呀!”陈小姐说,“我做梦都想买房子,不用再搬家了。”

大学毕业生多选择城中村或合租

原籍江山的林小姐2007年从上海某大学毕业后来到杭州工作。由于工作一直不稳定,她不得不在位于沈半路的上塘镇皋亭坝村租住农民房。

“现在租房的钱是父母给的。由于住的环境差,一直不敢让父母来看我。”林小姐说,皋亭坝村一个单间月租金从300到500元不等,“简陋得只有四面墙和一张床,还要几个陌生人合用一个卫生间。”不过城中村已经是最便宜的出租房了,在目前收入不稳定的状况下,林小姐根本没有别的选择。
上一页12 3 下一页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